现在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论坛

关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案件中 “重新鉴定”的调研报告

2015-02-10   

随着机动车数量迅猛增长,法院受理的道路交通损害赔偿案件(以下简称道交案件)不断上升,已成为民事案件重要组成部分。根据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2014年司法统计数据,当年道交案件收案3020件,占该院民事案件的35.5%。其中,涉及伤残的案件1599件,占道交案件的52.9%。这些原告构成伤残的案件,都需要申请鉴定机构对伤残等级出具鉴定意见。在司法实践中,绝大多数受害者自行单独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由于这些鉴定机构并非双方共同选定,也未经司法机构的委托,故其鉴定程序和结论公正合理性存在“先天不足”。当原告据此起诉到法院时,被告方特别是保险公司往往对伤残等级提出异议,申请重新鉴定,由此引起一系列问题,不利于案件审判的顺利进行及当事人权益的及时维护。如何科学合理规范道交案件司法鉴定工作,值得研究探讨。

一、道交案件伤残鉴定情况分析

相对于其他民商事案件中鉴定、评估事项,道交案件鉴定事项存在特有的“两多一长”现象,即自行鉴定的多,重新鉴定的多,重新鉴定时间长。

1.原告大多自行委托鉴定,选择的机构较为分散且多未进入法院鉴定机构名录。2014年,萧山法院1599件原告起诉构成伤残的道交案件中,初次鉴定系法院委托司法鉴定机构鉴定[1][1]的仅29件,其余1570件的初次鉴定均系受害人自行单独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占98.2%。据不完全统计,当事人自行选择鉴定机构呈现多样化,其中不乏市外、省外鉴定机构,机构数量超过13家。但从鉴定数量上来看,相对集中在3家鉴定机构,分别是杭州商检司法鉴定所、浙江绿城医院司法鉴定所和杭州明皓司法鉴定所萧山分所,分别占29.0%25.8%19.3%,合计占74.1%;杭州市内其余鉴定机构3家,合计占12.9%;杭州市外、省内鉴定机构有5家,合计占9.8%;省外鉴定机构鉴定数量约占3.2%。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中,选择法院入册鉴定机构的较少,仅占23.7%

图一: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机构比例情况

 


2.被告申请重新鉴定的多,且重新鉴定的机构比较集中,改变初次鉴定的较少。在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中,被告方申请重新鉴定的758件,占48.3%,其中大多为保险公司申请重新鉴定,为628件,占重新鉴定件数的82.8%,其余均为肇事方申请。法院首先由当事人在入册的司法鉴定机构中共同选择,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由法院随机指定。常见的重新鉴定机构有6家,主要集中在浙江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占60.8%;其次是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司法鉴定所,占13.0%;还有浙江汉博司法鉴定所、杭州明皓司法鉴定所及其萧山分所、杭州第七医院司法鉴定所等(见图二)。此外,重新鉴定改变初次鉴定意见的较少。通过重新鉴定改变伤残等级的占重新鉴定申请数的23.1%,均为等级降低。若按全部伤残鉴定计算,通过重新鉴定改变初次鉴定的不到11%,换句话说,在当事人自行委托中,约九成的鉴定意见最终得到司法确认或当事人认可。

图二:法院委托的司法鉴定机构的比例情况


 

3.重新鉴定花费时间较长,是自行委托鉴定时间的5.6倍。根据鉴定意见书从受理时间到落款时间计算,重新鉴定花费时间最长的为190天,最短的也要15天,平均51.1天。特别是精神损害伤残等级鉴定,重新鉴定耗时最长,平均每件耗时131天。相比之下,自行鉴定花费时间要短很多。同样根据鉴定意见书从受理时间到落款时间计算,当事人自行委托的鉴定机构花费时间最短为1天,最长为41天,平均9.1天,重新鉴定花费至少是自行委托鉴定时间的5.6倍。

二、当前道交案件伤残鉴定方面存在的问题

(一)当前道交案件鉴定模式不利于保障鉴定质量

首先,自行委托鉴定的公正性存疑。在道交案件中,绝大多数案件初次鉴定由伤者及其家属自行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鉴定材料未经法庭质证,被委托的鉴定机构也未经当事人双方认可,很难让被告方信服,由此近半数的自行鉴定报告被申请重新鉴定。当事人自行选择的鉴定机构,最看重的不是公正性,而是对自己有利、方便快捷。一些鉴定机构为了迎合当事人的“不合理需求”,招揽更多的业务,往往把独立公正放在次要位置,主要目的让位于盈利。据悉,个别鉴定机构为了“抢生意”,承诺将收取的鉴定费一部分返还给当事人或介绍人,造成鉴定费发票部分虚开,为当事人或其代理人牟取不当利益。

其次,目前鉴定市场机制不利于优胜劣汰,造成鉴定机构良莠不齐。九成以上的鉴定都是当事人自行单方委托,加上鉴定机构为盈利性的社会组织,造成当前部分鉴定机构首先追求的不是公正性,不是通过独立公正的鉴定意见来赢得更多的市场。在这一机制下,将不构成伤残的鉴定成伤残,将伤残等级低的鉴定成等级高的,成为少数鉴定机构在代理人、“黄牛”中赢得“信誉”,进而提高市场占用率的最好竞争手段。长期以往,鉴定公正性将会欠缺、黄牛将会滋生,竞争有序的鉴定市场机制难以形成。

再次,自行鉴定随意性易滋生“诉讼黄牛”。道交案件具有一定的专业性,受害人委托代理人处理赔偿纠纷比较普通;在赔偿方面,受害人是否构成伤残及伤残等级的不同在赔偿数额上相差悬殊;再加上伤残鉴定允许自行委托鉴定机构而且基于“同业相护”致使重新鉴定改变的较少,所以在人身伤害赔偿中牟利空间较大,容易滋生“诉讼黄牛”。个别鉴定机构为追求经济利益,和“黄牛”串通,在鉴定时将不构成伤残的定为十级伤残或拔高伤残等级,待法院判决后与“黄牛”一起分取残疾赔偿金,收益远远大于鉴定费收入和代理收入。

(二)当前鉴定模式不利于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

基于自行委托鉴定的公正性存疑,被告方特别是保险公司提出重新鉴定一直居高不下,造成许多构成伤残的交通事故受害人需要经过两次鉴定才能确定伤残等级。由于重新鉴定的机构比较集中,超过六成选择浙江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造成鉴定效率下降。重新鉴定时间平均达50多天,超过自行鉴定时间的5倍,精神鉴定更是超过14倍。受害者在因交通事故受到身体、精神创伤的同时,还要受到多次鉴定、赔偿款迟迟不到位而带来的时间上折磨。有些原告耗不起长时间的等待,不得不“委曲求全”,同意被告方提出的不合理的赔偿款打折方案。

同时,个别保险公司可以借申请重新鉴定拖延办案时间,从而达到迟延支付赔偿款的目的。在一般民事案件中,除非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等法定理由,法院基于审判效率考虑,一般不准许重新鉴定。对有缺陷的鉴定结论,通常通过补充鉴定、重新质证或者补充质证等方法解决,不予重新鉴定。道交案件不同于一般民事案件,因为九成以上的案件涉及保险公司,而保险公司一般要到起诉后才参与进来,这时伤残鉴定报告已经单方委托形成。所以,保险公司以未参与选定鉴定机构为由可以提出重新鉴定。法院准许重新鉴定是权衡双方权益、提高鉴定质量的必然选择。但也正由于这一机制,给个别特别是财务紧张的小型保险公司一个“空子”,即便对明显无误的单方鉴定报告,也提出重新鉴定,判决后再找个理由上诉,让受害人赔偿款迟迟不能到位。

(三)当前道交鉴定模式不利于提高审判效率和质量

根据司法部颁发的《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26条规定,司法鉴定机构应当在与委托人签订司法鉴定协议书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完成委托事项的鉴定。目前,重新鉴定平均时间超过50天,这还不包括申请重新鉴定后法院业务庭处理时间、司法鉴定办公室处理和委托时间,以及收到重新鉴定报告后重新排期开庭时间。如果将上述时间一并计算,案件经过重新鉴定后,一般需要半年以上时间才能办结。一些精神损害方面的鉴定,结案时间超过1年的并不鲜见。有些保险公司为了拖延时间,故意到开庭时才提出重新鉴定,致使第一次开庭无法进行,造成本已稀缺的诉讼资源更加紧张,同时造成当事人的诉累。同时,在目前鉴定模式下滋生的“诉讼黄牛”,为了生存发财,不惜提供虚假鉴定材料、与部分鉴定人员恶意串通等手段,作出有倾向性的鉴定意见,进而影响法院的公正审判。

三、规范道交案件鉴定的建议

1.鼓励受害人起诉时申请鉴定。法院应当加强宣传力度,通过各种途径告知交通事故受害方不要自行委托鉴定,在起诉时同时申请司法鉴定。法院运用“立预”字号委托司法鉴定,保证司法鉴定公正、质量,从而避免因重新鉴定而导致诉讼时间过长。萧山法院于20142月专门制发“道交诉讼须知”提示原告:单方委托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被告有权依照规定申请重新鉴定,鉴定费可能部分或全部由原告承担;两次鉴定增加了诉讼时间,原告获赔时间也相应推迟。故不建议原告自行委托鉴定。目前已经取得一定效果,道交立预案件同比上升1倍以上。但由于申请法院委托鉴定耗时太长,绝大多数受害人权衡之下仍选择自行委托鉴定。

2.法院应当加强管理缩短司法鉴定时间。法院委托的司法鉴定是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时间的5倍,甚至14倍之久,让一些当事人“望而却步”,明知自行鉴定可能被申请重新鉴定,还是抵挡不住“方便快捷”的诱惑。为此,法院应当对入册鉴定机构加强监督,定期公开各鉴定机构平均鉴定时间,让社会来监督其工作效率;同时,对鉴定时间较长的鉴定机构取消入册资格,促使其加快工作节奏。另外,法院委托鉴定时间较长还有一个原因是法院工作人员处理鉴定时间过长,建议通过每案登记鉴定流程表并加强审判管理,来提高鉴定效率,让当事人自愿选择法院委托鉴定。

3.改进鉴定费承担方式。目前法院在鉴定费的承担上一直判决由保险公司承担。杭州法院交强险实行分项处理后,鉴定费难以归入交强险分项中任何一项。但从保护受害人利益出发,目前勉强归入财产损失限额内。这一处理方式使得保险公司颇有微词,几乎每一个有鉴定费的道交案件,保险公司都提出异议,认为不属保险公司交强险理赔范围。这也给诉前调解、诉讼调解带来一定的障碍,有些案件因区区鉴定费不能达成一致。更为重要的是,鉴定费均由保险公司承担,特别原告自行单方鉴定产生的鉴定费也能“报销”,且有些鉴定机构还给予一点回扣,使得受害方能从中“赚钱”,从而激励了受害方,特别是少数代理人倾向通过自行委托鉴定得到不合理的利益。故建议改进鉴定费承担方式:原告自行委托鉴定的鉴定费由原告自行承担,通过法院或“一体化”机构统一委托鉴定,以及经过当事人双方(包括保险公司)协商一致选择鉴定机构所产生的鉴定费纳入交强险范围。这样可以在鉴定费上制约自行委托鉴定行为,引导受害人与被告方,特别是保险公司协商选择保险公司,或者申请法院委托司法鉴定。对于保险公司来说,提前介入可以确保鉴定质量,减少重新鉴定。目前保险公司申请重新鉴定的费用几乎均由其自己承担,如果省去了重新鉴定,也就省去一笔不菲的重新鉴定费用。

4.明确重新鉴定条件,限制不合理的重新鉴定申请。在目前机制下,道交案件中重新鉴定是平衡当事人利益的“权宜之计”。为了防止被告方,特别是保险公司借重新鉴定损害受害人利益的发生,法院应当对重新鉴定条件进行限定。萧山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5条、第27条、第28条规定,在“道交诉讼须知”中明确要求被告(主要是保险公司)申请重新鉴定时应同时具备以下三个方面的条件:(1)提交申请重新鉴定书;(2)应当在举证期限内提出(简易程序案件举证期限为收到应诉通知书次日起十五日内);(3)提交证据并足以反驳鉴定结论(证据及理由不足的经本院审核后不予准许重新鉴定)。这一要求改变了以往保险公司在申请重新鉴定时间和理由方面的随意性,提高了鉴定质量,节省了审理时间。

5.积极推动交通事故“一体化”处理工作。目前,各地在积极探索开展交通事故“一体化”处理,即由公安、法院、司法行政、仲裁、保险、委托鉴定等部门统一办公,快速处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在“一体化”机制中,公安交警在事故处理的第一时间告知受害方通过统一委托司法鉴定窗口申请伤残、“三期”鉴定。委托鉴定窗口在受理受害方申请后,及时告知被告方,特别是相应的保险公司,协商确定鉴定机构以及鉴定材料。这一机制让保险公司提前参与到事故处理中来,可以根本解决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带来的种种弊端,实现交通事故的快速、公正处理,及时保护受害人的利益,规范鉴定市场,堵塞自行鉴定带来的“黄牛”牟利空间。

 

 

 

 

 

 

 

 

 

 


[1]法院通过预立案方式委托司法鉴定,鉴定机构作出鉴定意见书后正式立案。



 

 

 
最高人民法院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萧山区政府门户网站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