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审判流程 > 庭审直播

提供劳务者致害责任纠纷

2013-08-10   

 

  原告孙A。

  原告傅某。

  原告胡某。

  原告孙B。

  以上四原告为本案死者孙某的家属。

  被告瞿某。

  2013年8月9日,我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经过审理,我院确认下列事实:2013年5月下旬,孙某与被告约定,孙某用自己的拖拉机为被告承包的农田从事耕田作业,由被告支付相应报酬。 2013年5月30日下午3时左右,孙某驾驶型号为JS-704拖拉机到杭州市萧山区河上镇溪坑口的江塘上,从江塘西面的护堤堤坡转移拖拉机到被告承包的位于杭州市萧山区河上镇伟民村的农田过程中,发生拖拉机倒翻事故,孙某被倒翻的拖拉机压在车下,经抢救无效而死亡。事故发生时,被告就在事故现场。事故发生后,杭州市萧山区农机水利局对本起事故作了责任认定,认为根据地形分析,护堤护坡坡度较大,孙某驾驶拖拉机从护堤堤坡下坡时由于前轻后重,操作不当而失去重心。孙某在下坡作业转移拖拉机时,未按拖拉机安全操作规程第九条,田间作业第九项挂具农机作业第二款,车辆转移掉头上下坡时应根据地形上坡倒车、下坡直行确认安全,必要时要有专人指挥的规定,违反了《浙江省农业机械化促进条例》第三十五条第三款之规定,是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

  为查明案件事实,我院派员到现场实地勘查,证实护堤路面与被告承包的上述农田之间的垂直距离为2.6米。事故发生地堤坡上有一条新修用于拖拉机从护堤上转移到被告承包的上述农田的斜坡便道,长度为10.4米。

  经审核,因孙某本次事故死亡而引起的物质性合理损失合计为385235.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酌情确定为12500元。事故发生后,经有关部门调解,被告已先行赔付给四原告损失80000元。

  我院认为:行为人因过错行为侵害他人生命权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具体到本案,本案四原告以被告侵权为由提起诉讼。孙某利用自有拖拉机为被告有偿耕田,无论,双方之间形成承揽关系,还是雇佣关系过程中致孙某死亡结果发生,被告是否需要承担侵权引起的赔偿责任及责任大小,关键在于双方对案涉事故发生是否具有过错以及过错程度大小。从现有证据分析,孙某作为一名受过专业驾驶拖拉机技术训练,并持证上岗的驾驶员,自身违规操作是引起本起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从四原告提交的7份现场照片和被告提交的公安机关拍摄18份现场照片所示,能清晰分辨出孙某将拖拉机从事故发生地堤坡转移到被告承包的农田,有一条呈现在堤坡上新修的斜坡便道,该便道在当时当地特定环境条件下,第三人无合理理由修此便道,该便道由被告新修具有极大的可能性,四原告提交的现有证据,已达到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被告在堤坡上新修斜坡便道,本身就起到指示作用,指示拖拉机从此便道转移到被告承包农田,无论认定双方之间是承揽关系,还是雇佣关系,对案涉事故发生具有过错,这一点丝毫不受影响,且被告当时就在事故现场,孙某将拖拉机从堤坡上转移到被告承包的农田,被告尽适当安全提醒责任,并不加重其负担,可被告未尽此责任,故认定被告行为是引起本起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依据对案涉事故的原因力分析,因孙某死亡而引起的上述合理损失,四原告作为间接受害人应自负大部分责任,被告应承担与其过错程度相当的赔偿责任。被告已赔付给四原告的损失,从其应承担的赔偿责任中予以扣除。四原告的合理部分诉讼请求,我院予以支持。被告的合理部分辩称,我院予以支持。

  经过审理,我院当庭作出判决:被告赔偿四原告因孙某死亡而引起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施救费、修理费、误工费等物质性损失96308.8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2500元;扣除被告已赔付额80000元,尚应赔偿28808.88元。

 
最高人民法院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萧山区政府门户网站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