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论坛

沟通正义:网络舆论与司法公正冲突与协调

2009-01-21   

  ——以司法个案的分析为视角

  内容提要:

  网络作为现代社会最便捷的交流工具,已经深刻影响了人类的生活,对司法的影响同样深刻。本文从信息网络传播学、社会学和法理学这三个角度分析,网络舆论对司法公正有多维影响。通过对“彭宇案”和“许霆案”的个案解读,我们可以发现,网络对司法的影响不同于传统媒体对司法的影响。网络舆论的开放性,有利于司法公开;其交互性的特点便于公众制造社会性案件,形成网络民意,体现了司法的民主化,促进对司法的监督。同时,必须注意到“网络媒体审判”与司法独立的矛盾、网络民意的异化对司法的不当影响。为协调网络舆论与司法公正的关系,首先,应在实体正义与程序正义的基础上补充“协商型正义”原则。其次,应构建网络舆论与司法公正的良性互动规则:一方面,要防止“网络媒体审判”,避免网络中“公权力”(论坛版主等)的滥用;另一方面,司法机关要超越被动接受监督的现状,加强自身网站建设,以公开促监督,设立网络舆论合理的引导机制、社会性案件新闻发言人及网络评论权威制度。通过网络这一工具沟通司法的公正,实现司法正义。

  关键词:

  网络舆论 司法公正 互动

  法律统治受到公共性,即公共领域的保障,面对公共领域,法律就其自身而言被公共领域证明其具有普遍性和合理性,因为从经验上讲,法律的源头在于具有批判意识的公众所达成的共识。

  ——[德]哈贝马斯


  一、问题的提出——从网络论坛留言帖说起

 

       1

论坛网民

留言主要内容

雨铃霖

终于审判雷锋了; 总以为大城市的法官素质要高些,看来不一定呢;以后在中国做好事,是富翁的专利啦。

凌云时装

呼唤公正!彭宇一案的判决,彻底摧毁了中国老百姓学习雷锋和做好事的信心。

城市隐客

大家请注意一条——老太儿子在公共安全专家局工作;反正我以后不会做这种好事。

helldeom

这样的事情在如今的社会下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dragonet

最可悲的是,很多人只读了标题,就已经认定谁对谁错了。无论事实如何,我们神圣的司法者们都输的一败涂地。

2

论坛网民

论坛主要内容

何兵

许霆ATM机案,民意为何逐天涯

四不象

又是传说中的"按照常理分析"?网友们热议此案,一是因为判决太狠,考验全民的良心;二是因为法律上扑朔迷离,考验全民的智商。

沉默

天子岂能与庶民同罪。

syn

这才是正解!我们的法律,是法官想怎么判,就怎么判的。



  1 案情简介:2006年11月20日上午,南京徐老太准备赶乘一辆83路车,彭宇从前一辆83路车后门下车。突然,徐老太跌到。随后,彭宇将徐老太从地上扶起直到徐老太儿子赶到现场,彭宇同其子一起将徐老太送往医院。徐老太后经手术治疗花去医药费4万余元,并构成八级伤残。2007年3月底,徐老太起诉彭宇,称是彭宇将自己撞到在地,要其赔偿13万余元。而被告彭宇则一直坚称其是见义勇为行为,彭宇并在第三次开庭前,联系到“西祠胡同”论坛,经论坛传播,在网络上引起激烈讨论。鼓楼区人民法院以“彭宇助人为乐不合常理”作出判决,彭宇承担四成责任!彭宇上诉,最后经上级有关部门工作,最后双方达成和解。论坛参见扬子晚报网“活力论坛”http://bbs.yzwb.net/read.php?tid=91777,2008年5月16日访问。

  2 案情简介:2006年4月21日,许霆来到某银行ATM机取款。发现自己取了1000元,ATM机却只在卡里扣划了1元。此后一天之内,许霆从这台柜员机先后取出17.5万元,在外潜逃1年之后,许霆于2007年5月被警方抓获。2007年11月20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定许霆犯盗窃罪,判处无期徒刑等刑事责任。一审判决后,在传统媒体和网络上引起激烈争论,有关学者也进行了讨论。随后,许霆提出上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3月31日下午再审后,判处其5年有期徒刑等刑事责任。论坛参见http://web.newsfan.net/printthread.php?t=871239&page=2&pp=10,2008年5月16日访问。

    以上是彭宇案与许霆案在网民中的部分意见摘录,这些言论经网络的广泛传播,便形成了“网络舆论”。所谓网络舆论,是在网络空间产生并传播的,通过对社会焦点问题关注而产生的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共同意见或信念的总和,简而言之,网络舆论就是网络空间的舆论形态。3网络舆论的主要形式是网络中的媒体言论与论坛及新闻跟帖等,如人民网的“强国论坛”、天涯论坛等。我国现行司法还处在转型期,司法机关在审理案件时,在依照现有法律规定的基础上,还不得不考虑社会影响、民情民意等因素,即需要做到情、理、法的有效结合,在社会性案件4的处理过程中更是如此。由于网络在当代社会信息传播的重要地位,其具有吸引眼球的效果及公众参与的普遍性等特点,在制造社会性案件上有其最便捷的条件,当事人自身就可以凭借着网络的便利,在网络上传播案件的信息,让公众讨论,再加上案情具有一定的道德伦理性等能够吸引公众关注的因素,这些案件便很容易成为社会性案件。最近几年,网络上出现了大量的社会性案件,从“孙志刚案”、“黄静案”再到上述的“彭宇案”和“许霆案”,这些案件通过网络舆论的影响,不同程度上对司法产生了影响。从这些案件与网络舆论的交互影响来看,其中有很多情况不得不令人深思:网络这一新技术对司法(特别是司法监督)带来了哪些新的机遇与挑战?司法机关如何应对网络舆论监督?如何协调网络舆论监督与司法独立的关系?

  二、多维分析:网络舆论对司法公正的影响

  舆论的形成依赖于信息的传播,网络舆论的萌生主要在于网络上信息的广泛传播。如下面图一、图二信息传播结构的比较分析可以看出,传统媒体传播信息一般是采用点对面的交流传播体制,由于受版面、时间等因素的限制,受众很少获得与媒体直接对话交流的机会,而传统媒体相比,网络的高度开放性、交互性的特点,其可以采用网民讨论(BBS或论坛)、多元在线互动等方式使得大量的网民参与,从而使得信息的传播更加迅捷5,网络舆论的形成也更加方便。而在网络传播信息的过程中,网络舆论的形成方式与功能等方面都有其特点,对司法的影响也与传统媒体存在很大的差异。

 

  (一)信息网络学的视角:强化“议程设置”和弱化“沉默的螺旋”理论

  美国传播学家麦库姆斯和D.L.肖认为,大众传播具有一种为公众设置“议事日程”的功能,传媒的新闻报道和信息传达活动赋予各种“议题”不同程度的显著性,来影响人们对周围世界的“大事”及其重要性的判断6。在网络传播中,受众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权力,具备了在网络中制造和传播信息能力和条件的受众还可以直接参与到信息的生产和传播过程中,完全有可能和能力赋予某些事件“显著性”,使事件逐步显著化、重要化而成为公众的“思考对象”,将公众注意力引导到某些事件和问题上,将事件演变为“议题”提到公众的“议事日程”上来。而在传统媒体环境下,“议程设置”这一功能必须经过媒体权利机关(记者、编辑等)的关注才能体现,个人没有权利设置“议程”。

  “议程设置功能”理论在司法实践中表现为个体可以很方便地将一个日常的案件通过网络传播来让大众知晓(而传统媒体中个体没有这个便利),从而成为社会性案件,并通过设置某一讨论主题来表达网络上的“民意”,以网络舆论来影响司法。以“彭宇案”为例,彭宇借助网络平台(“西祠胡同”论坛),生产和传播自己的各种信息吸引公众眼球,使这些信息具备了“显著性”,逐渐成为大众议题,提上了大众的“议事日程”,并通过网络上的热议,最后通过网络舆论影响了司法。

  “沉默的螺旋”理论认为“个人意见的表明是一个社会心理过程。”个人在表明自己的观点时,会对周围的意见环境进行观察,当发现自己属于“多数”或“优势”意见时,他们便倾向于积极大胆地表明自己的观点;反之则屈于环境压力而转向“沉默”。7这一心理过程在网络传播中有所改变。网络媒体通过论坛发贴、BBS、网络聊天室等形式受众可以随时发表评论,网络传播的匿名性、开放性特点,使得个人在表明意见时不用过多地担心自己会陷入“劣势意见”,使个人意见表明的心理过程更趋于积极和大胆。网络环境中个性的充分表达最终使得“沉默的螺旋”理论被弱化。

  在网络环境中,“沉默的螺旋”理论的弱化对司法的影响集中表现在促进了司法的民主化。通过公众的观点表达,体现一定的“群众感觉”,一方面有助于案件的实体正义;另一方面也要防止民主中的“多数人的暴政”,特别是有些网民的随意漫骂等“网络暴力”行为,因为“群众感觉”基础的实体正义道德观在一些场合有别于司法正义要求的“程序正义”观。在引言中我们可以发现对“许霆案”和“彭宇案”这类案件,每名网友都能够自由发表各自鲜明的观点,这些多元化的言论表达,通过网络传播形成社会舆论,并在司法实践中影响到了案件的审判。

  (二)以社会学分析为工具:新的社会控制机制

  社会控制是社会组织通过社会规范对社会成员的行为进行控制的过程,其功能在于保证公共生活的秩序。8当维持社会秩序有困难时,社会就需要更多更好的社会控制;相反,如果维持社会秩序不存在困难,社会就应当考虑如何满足社会成员对自由的需求。也就是说,社会控制是根据社会需求的变化而不断变化的。

  网络舆论作为舆论的一种,其具有舆论作为社会控制手段的种种特性9,但由于网络的特殊性,这些特征赋有了新的意义。首先,信息聚集的范围更广,时效性更强,网路几乎完全是自由的意见表达平台,个体的意见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聚集和传播。其次,由于网络的交互性特点,使得网络中的个体意见能够得到广泛的交流,相互之间产生更深的影响。

  与传统媒体相比,网络舆论作为一种新的社会控制机制对司法产生的影响在于要求司法对待网络媒体态度的转变。传统媒体可以说是在管状思维下运作,站在权力的顶端就可以驾驭大众的声音;然而网络媒体却远远超脱了传统媒体的思维框架,轻则是发散式思维,重则就是核裂变,网络使得权力机关对信息的监控大大弱化。如果现行司法仍在以管状思维看网络媒体,则会使司法工作带来诸多困难。例如“黄静案”,当网络媒体大量报道时,而司法机关还没怎么关注,当其发展成为社会性案件时,暴露出司法机关对网络舆论反映的滞后性,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司法。

  (三)以法理学分析为基础:网络技术是 “双刃剑”

  美国著名科学史家萨顿认为:“科学技术是最富有革命性的力量,是一切社会变革的根源”10。作为生产力中最活跃因素的科学技术,其发展必然导致生产关系的变革,而法律作为社会关系这个大系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科学技术发展的影响。科学技术的发展对法律从哲学或宗教的领域中独立出来,对法律部门的深化,对立法、司法、执法和法律监督,甚至“法的内容和形式上良善与否的评价与科学技术的尺度有关。技术的尺度涉及法的形式,要求法可操作、可预测;科学的尺度既涉及形式也涉及内容,要求法符合客观规律和人的理性。”11而作为对当今社会影响最深刻的网络技术已深刻地改变了人类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其影响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网络技术是促成法的生成和实现的重要推动力,其对法的影响是全面的,其已经影响到立法、执法、司法和法律监督等诸多方面,就本文而言,主要是从网络舆论对司法和法律监督的影响角度进行分析,其开放性的特点增加了司法的透明度,有利于法律监督;但同时也要看到网络开放性特点对司法带来的负面影响,其运用的不当,网络舆论可能被异化,成为“网络暴力”,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影响司法的独立与公正。

  三、个案解读:彭宇案与许霆案中的网络民意与司法

  前面介绍的彭宇案与许霆案都是最近在网络上的热门话题,下文将尝试运用系统论的方法对网络舆论在司法实践案件中的影响进行分析,希望通过个案的具体分析探寻出网络舆论对司法审判公正的具体影响。

  按照系统论的思想,社会就是一个开放复杂的巨系统,是一个自组织系统,人的能动性、目的性活动又可以对这个自组织系统进行合乎规律的调控12。同样,从法律事件的发生经过司法审判到最后法律后果出现,这一过程也可以看作一个隶属于社会政治系统的一个子系统,本文称之为“司法运作系统”。下面将试图建立一个网络舆论影响司法审判实践的一般系统模型。

  控制系统分为开环系统和闭环系统,在开环系统中,控制系统的输出量不影响系统的控制作用,即系统输出端与输入端之间无反馈通道;在闭环系统中,系统的输出和输入之间存在反馈通道,即系统的输出对控制作用有直接影响13。司法运作系统是一个闭环系统,法律事件的发生可视为系统的输入,而最后的法律后果可视为系统的输出。再者这个系统的输入和输出之间,即法律事件和法律后果之间,存在着反馈的通道,而且在该系统内部的诸要素之间也存在着相互作用,即信息的反馈。本文尝试将其运用于网络舆论与司法审判互动的研究中,从个案的具体分析从而得出网络舆论与司法公正的互动与碰撞之关系。

  (一)司法运作系统动态结构分析

  1. 彭宇案

  本文首先从彭宇案件分析开始,因为网络在彭宇案件的传播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试想如果彭宇在最终判决之前没有在当地著名网络社区“西祠胡同•南京零距离版”上讲述了自己好心没好报的故事,此案也不会引起广泛关注和报道。

 

  在彭宇案中,声音来源于网络,迅速形成舆论,审理后,在网络中引起更广泛的讨论,本文第一部分的部分论坛网民的反应就是一例,之后引起权力部门(包括人大委员、江苏高院等)的重视,在二审中,基于各方的力量的协调,最终达成和解协议。虽然最终的和解内容不得而知,但是从有关的信息反应,最后的结果应该是彭宇只赔偿了比较少的一部分金钱。从二审的调解结果来看,网络舆论的确在最后的结果上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2.许霆案

  许霆案件与彭宇案件相比稍有不同,其过程是首先是许霆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后,经有关媒体的报道,之后在网络上广泛讨论,有关法律专家专门就此案件在网络上进行讨论,从本文第一部分介绍看,绝大部分意见认为判刑太重,最后许霆案件经发回重审经二审后,判决许霆五年有期徒刑。最后,有关评论认为“彭宇的减刑最应该感谢的是媒体”,还有的评论对一审法官的境遇发出这样的感叹:谁叫他生活在互联网络时代14。

 
  (二)交互作用分析

  通过上述两个案件的动态分析,发现网络舆论与司法公正之间存在以下的互动与碰撞的关系:

  1. 网络舆论与司法公正的互动

  其一,网络舆论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司法民主,也有利于司法公正的实现。

  其二,网络舆论与司法公正在追求正义上存在互补性。网络舆论一般是从道德的角度考虑问题,而道德与司法正是社会正义必不可少的两个因素,因此,两者存在一定的互补性。

  其三,司法实践也会对网络舆论产生一定牵引作用,包括视线的牵引(特别是一些集中反应社会矛盾的法律事件,很容易牵引作为网络舆论的视线)、促进网络舆论的激发和相互之间的协调15。

  2.网络舆论与司法公正的碰撞

  针对网络的交互性、开放性等特点的实际,在司法实践,网络舆论与司法公正的碰撞关系主要体现在:

  (1)、网络舆论一般与传统媒体、专家学者的意见相互作用,对案件最终形成舆论,网络舆论一定程度上影响审判的进行,舆论监督可能存在着越位现象。

  (2)、网络舆论的作用一般最后还是要通过权力部门(包括各级党委、人大或更高级审判机关等)才能发挥一定的监督作用,可能存在权力部门对司法的不适当干预。

  (3)、由于网络的特点,具有网络技术上的特权而成为网络舆论的“特权人”与“把关人”,可能对司法产生不良的影响,这些影响可能是具有错误引导作用的直接影响,这种网络舆论是否真的代表了民意值得怀疑。16

  从彭宇案到许霆案,虽然两个案件的结果都得到不同程度的修改,但我们并不能因此就得出一审法官的判决有问题。其中涉及到的主要是“公众的感觉”与司法审判理性的差异问题,无论是彭宇案件中的“助人为乐”这一道德行为还是许霆案中的涉及人的“本性”问题,这些道德与法律意义上的话题自古以来就是争论不休,没有定论。但是从司法的角度来讲,这两个案件对司法机关的提出的课题还是应当值得关注,特别是对于哪些和公众的生活息息相关的案件,这些案件在网络时代很容易成为公众的“议题”,公众的“意见”对在正处在司法转型期的中国司法机关来说,是不得不要考虑到的因素。因此,在司法审判实践中,司法机关应当关注网络舆论中的一些社会性案件,适当倾听公众的声音,进行合理地判断,实现最终的正义。

  四、规制与超越:网络舆论与司法公正的互动

  由于网络给司法带来了诸多挑战,因此在网络舆论与司法公正之间关系的合理规则应在吸收传统规则的基础上也有其特点。笔者认为,一方面要充分根据网络时代“参与式民主”的特点,通过与舆论的对话与沟通,体现司法的民主,促进司法的公正;另一方面对网络舆论监督规则进行特别的规制;同时司法机关也要超越被动接受监督的困境,变被动为主动,积极促进网络环境下司法公开,合理引导网络舆论,以公开促进网络舆论良性的监督,最终通过网络沟通司法之正义。

  (一) 原则引入:协商型司法正义

  依照哈贝马斯的法律观,他认为法律的核心是公共领域中公共意志的形成17。这个形成的过程即“对话”,所以在哈氏的哲学中,沟通和对话成了最高的概念。我国现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当某些法律制度不仅不适应社会需要,反而阻碍社会发展的时候,就会爆发一些具有普遍性的法律事件,引发公众的关注与讨论,进而引发对该制度的讨论,这在许霆案件中表现的比较明显,如果司法机关仅仅从法律制度的本身来判决,肯定得不到公众的认同,这样的司法判决也有损于司法的权威。所以,我国转型期的司法正义不应当机械地遵循传统意义上的实质正义或是程序正义,而应该补充一种更具合理性的正义,即“协商型正义”或者称为“新程序正义”。“协商型正义”,是指司法审判中,司法机关和利害相关人及公众通过相互的对话和理性协商,对法律事件的处理达成一致,进而形成法律的规则,才能在共同意见的形成过程中一直保持正义,才能推动实体法律制度在全部参与者的协商中日趋完善。18在“协商型正义”或“新程序正义”中,惟一确定的是规则形成的沟通程序和这个程序的正义性,即协商过程的正义性,即这种程序正义恰恰体现于“对话”和“沟通”本身。“协商型正义”是缓解当前网络舆论与司法公正关系紧张关系的可行之道。19特别是对于反映道德与法律矛盾等社会性案件,这些案件很容易在网络上传播与讨论,受到网络舆论的影响,司法机关在处理这些案件时,应当适当运用“协商型正义”规则,通过与各方的沟通,实现司法的最终正义。这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缺乏绝对的司法独立土壤的现实情况下应是适当之选择。20

  (二)规则一:网络舆论监督之边界

  1.防止“网络媒体审判”

  美国著名战地记者爱德华•默罗曾经说过:“只有独立的司法和自由的出版,才是识别真正自由社会和所有其他社会的标准”,可见,在民主社会里,司法独立与舆论监督是民主社会两个重要的基本准则,两者共同的有效运作促进民主社会的发展。但同时必须看到在实践中会出现一些“网络媒体审判”现象,究其原因,主要是没有确立独立司法(独立审判权)与媒体的正常采访报道权的合理界限。就网络媒体而言,只要不造成“媒介审判”,就不会干预司法,影响司法独立。

  什么是“媒介审判”?媒介审判是指在新闻报道中,媒体超越了法律的规定,没有基于法定的程序和合法的证据而对具体案件作出非理性的评论或者评价,这些评论或评价在某种程度上干扰、干预甚至破坏了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的独立性和公正性。21因此只要网络媒体在报道介绍案件时,在案件没有审理之前,不要做带有倾向性的报道,并遵循一定的法律程序进行报道,就应该是有效的监督。

  另外在协调网络舆论监督与司法独立的关系上,还应当注意行政力量的影响,因为一般所谓的“网络媒体审判”实质上是行政审判,网络媒体的评论并不是影响了民众造成了真正的“舆论”而影响了审判,而是这些评论影响了更高层次的人物,通过他们的权力来改变了审判的方向。22因此,在协调网络媒体监督与司法独立的关系上,还应当注意防止行政力量的不当介入。

  2.适度限制网络“公权利”

  当传统的法学家以言论自由的旗帜,限制政府的公权力可能的对于私权的侵犯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在网络信息时代,政府的传统的信息垄断的公权力在很多时候已经为普通个人所享有。网络论坛中的版主,BBS社区中的站长,聊天室中的网管,实际上是网络环境中有别于普通网民的特权人。如果说法治原则意味着对政府权力时刻保持警惕,那么没有理由不对这样的一些由于技术权限较高从而导致话语特权者也保持警惕。因为他们的意见引导取向,往往控制了社区网民的思维。23因此,在网络舆论监督的实现过程中,也要防止这些网络特权的滥用。在防止网络特权的滥用规则的制定上,一方面应加强网络舆论自率机制的形;另一方面,也要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来规范网络中的信息传播行为,防止网络特权的滥用。

  3.适当宽容网络舆论

  网络舆论作为社会公众参与民主的一种表现形式,其对司法案件的参与也是司法民主的表现,其在现行中国的司法实践中具有重要的意义。因此规范网络舆论的规则也应有一个界限,规制的太严,则有损民主的政治制度。在司法实践中应当对网络予以适当的宽容,网络已成为了最广泛的民意表达平台,参与表达的既包括精英,更多的是平民草根,各种意见的表达,包括批判和反对,甚或是过激的意见,只要这些过激的行为及意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都应该宽容,这种宽容恰能反映司法的民主,也能更好地进行监督。

  同时,宽容网络是建立在对网络信任的基础之上的。网络的广泛参与度让我们懂得如果相信民众的话就应该相信网络,只要做好主流的引导,在网上正义的声音永远都会是最强音。

  (三)规则二:加强司法公开和民主

  意大利著名法学家贝卡利亚指出:“审判应当公开,犯罪的证据应当公开,以便使或许是社会唯一制约手段的舆论能够约束强力和欲望;这样,人民就会说,我们不是奴隶,我们受到保护”。24贝卡利亚不仅强调公开审判的重要性,而且还把舆论监督与审判公开相提并论,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司法公开恰恰是网络媒体监督与司法公正的契合点,司法公开是网络媒体监督的前提和条件,而司法公开的目的之一便是借助网络舆论来促进司法公正,25监督司法权的正当行使。

  1.遵循现有法律关于公开审理的规定,在司法实践中加以不断探索。我国三大诉讼法一般将涉及个人隐私、国家秘密、商业秘密等案件作为不公开审理的范围,其他的案件应当公开审理。但是依照《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规定,不公开审理的包括以下五种情形:“由于民主社会中的道德、公共秩序的或国家安全的理由,或诉讼当事人的私生活的利益有此需要时,或在特殊情况下法庭认为公开审判会损害司法利益因而严格需要的限度下,可不使记者和公众出席全部或部分审判;但对刑事案件或法律诉讼的任何判决应公开宣布,除非少年的利益另有要求或者诉讼系有关对儿童的监护权问题的婚姻争端”。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对于婚姻案件、亲子关系案件、收养关系案件等涉及个人隐私和未成年人利益的案件,也应当不公开审理,其余案件应当公开审理。另外还赋予法官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对涉及社会中的道德、公共秩序的或国家安全的案件,法官也可裁量公开审理。

  2.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人民法院审判公开工作的若干意见》,构建网络环境下司法公开规则,促进司法公开。根据网络的开放性、交互性等特点,从立案、审理及执行等程序方面进行公开,以公开促公正。首先,网络环境下立案的公开,可以在法院网站上公开立案标准与条件、程序等信息;条件成熟时,还可以做到网上立案,促进司法效率。其次是审理阶段的公开,可以利用网络的特点,有选择地对有社会意义又不与公开规则冲突的案件进行网上直播。26还有关于裁判文书的公开,笔者认为只要不违反法律关于公开规则的规定,对案件的裁判文书也应当在网上公布,对有关的庭审笔录和合议庭、审判委员会的笔录也应当公开(至少对当事人应当公开),通过网上的广泛公开,可以有效地规范司法行为。最后是案件执行阶段的网上公开,我国目前进行建设的《全国法院执行信息系统》应当在建成之后是个有效的方式,对执行案件的基本信息在网上公布,在不侵犯被执行人隐私权的基础上,使执行信息透明化,有利于树立司法的公信力。

  3.建立合理的网络舆论引导机制。如前所述,由于网络传播中存在着“意见权威”(例如论坛版主、技术级别高网民),公众在表达意见时,很容易受到网络“意见权威”的影响,当网络舆论受到这些网络“意见权威”的不合理引导时,特别是在公众不明事实真相时,公众也很容易附和,因此在我国的司法网络建设中有必要设立网络首席评论员制度,在中级以上法院的网站上特别如此,通过网络首席评论员对一些社会性案件的评论,合理引导舆论;对一些疑难新型社会性案件,在一定场合还可以主动引进专家学者的意见,对网络舆论进行合理的引导;另外,还要加强裁判文书的说理性,通过严格说理,合理引导网络舆论。


 

 
最高人民法院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萧山区政府门户网站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