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论坛

对萧山法院刑事案件普通程序简化审情况的调查与思考

2008-11-19   

  内容提要:本文是在抽查已审结案件的案卷的基础上分析当前刑事案件普通程序简化审中出现的问题,并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对策,从而使刑事案件普通程序简化审真正能起到既提高效率,又保障被告人合法权利的作用。

  关键词:普通程序简化审 自愿认罪 法律后果告知 证据展示制度

  刑事案件普通程序简化审(以下简称简化审),是指在不违背刑事诉讼法的前提下,为提高庭审效率,在对部分刑事案件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时,对法庭审理的诸环节有条件地进行简化,以快速审结案件的一种审判方式。2003年3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联合制定和公布了《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对简化审的适用范围、启动程序、操作规则、适用该程序的后果及宣判时限等都作了比较具体的规定。《意见》颁布至今已五年多,为了解《意见》在萧山法院的贯彻执行情况,我采用随机抽样的方式,抽查了100件已审结的此类案件和25件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被告人不认罪”的案件。从查阅情况看,《意见》在我院的审判实践中得到了较好的贯彻和执行,收到了明显的效果,但也存在着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为此,我们试图通过对存在的问题进行评析、提出对策,以期对指导审判实践有所裨益。

  一、案件基本情况

  100件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被告人认罪案件”分别是:盗窃案件35件,抢劫案件18件,贩卖毒品案件13件,强奸案件6件,聚众斗殴案件6件,抢夺案件3件,受贿等其它案件19件。平均结案时间为21天,其中20日内结案的76件,占76%;当庭宣判的83件,占83%。

  25件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被告人不认罪”案件的案由分别是:盗窃案件5件,抢劫案件2件,贩卖毒品案件3件,强奸案件3件,聚众斗殴案件4件,抢夺案件1件,受贿等其它案件9件。平均结案时间为36天,其中20日内结案的2件,占8%;当庭宣判的4件,占16%。

  实践中,简化审的成效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一是加快了办案速度,缩短了庭审时间,使审判人员从冗长的庭审程序中解脱了出来,以尽可能地腾出时间、精力去办理其他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或者加强业务学习。二是降低了诉讼成本,节约了诉讼资源。由于在庭审中简化了许多环节,使庭审能紧扣主题,加快节奏,公诉人在举证时对辩方无异议的证据只需说明证据来源、证据形式、取证的主体和所证明的事项等,而不必全文宣读证据内容,大大缩短了庭审时间,尤其在被告多、犯罪次数多的案件中尤为明显。三是提升了法官的素质。简化审案件一般要求当庭宣判,这就促使审判人员在庭审中集中注意力,提高驾驭庭审的能力和当庭认证的能力,丰富了审判经验。四是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案多人少的矛盾,减轻了一线审判人员的工作压力。

  二、所查案件中存在的问题

  (一)适用范围上存在的问题

  1、对“自愿认罪”的把握上有偏差。自愿认罪应当是指被告人内心真诚的认罪,是其真实的意思表示。从适用范围上看,被告人对犯罪行为和后果表示悔过,自愿接受审判和处罚是典型的自愿认罪;对于那些为了适用简化审得到从轻处罚,对指控犯罪不提出异议的被告人,也应认定为自愿认罪;对于对指控犯罪没有异议,只是对量刑情节(如投案自首、累犯等)和适用法律问题提出异议,包括在此罪与彼罪方面提出辩解的,也属于自愿认罪。但是在25件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被告人不认罪”案件中,有2件属第3种情况的案件,公诉机关未建议适用简化审,承办人亦未提出简化审的意见,因而未按“被告人认罪案件”审理。

  2、对“数罪”的认识不准确。 《意见》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对于指控被告人犯数罪的案件,对被告人认罪的部分,可以适用本意见审理”。根据刑法理论,按照行为人的数个行为符合的数个基本犯罪构成的性质是否相同,可以将数罪分为同种数罪和异种数罪。司法实践中,被告人自动投案后,仅如实交待了所犯同种数罪中的部分,对其主动交待部分,仍可成立自首。同理,被告人对其所犯同种数罪中的一部分表示认罪的,也可以对此部分依《意见》进行审理。因此,同种数罪应包括在“数罪”的范畴之内,对此类案件适用《意见》进行简化审理是符合《意见》的精神的。但25件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被告人不认罪”案件中,有3件属于此类情况,却未对其中认罪部分实行简化审。

  3、对排除适用简化审的条款精神理解有误。 我国刑事诉讼法律为保障公正审判, 对诸如未成年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辨别或表达能力受到限制的人均给予了较充分的救济保护,以弥补被告人自身能力的不足。如果对这类被告人适用简化审模式,就不能充分体现刑事诉讼法律对这类被告人给予司法救济的基本精神。因此,与其他刑事诉讼法律相一致,《意见》第二条亦贯彻了上述原则,被告人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和审判时未成年人的案件属于《意见》第二条中“其他不宜适用本意见审理的案件”。但所查的100件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被告人认罪案件”中,有1件属被告人系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的案件, 6件属审判时未成年的案件。

  (二)启动程序上存在的问题

  根据《意见》第三条规定,提出适用简化审方式的主体包括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如果认为案件可以适用《意见》审理的,可以在提起公诉时书面建议人民法院适用简化审方式审理。对于人民检察院没有书面建议法院适用《意见》审理的公诉案件,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可以适用《意见》审理的,应当在征得人民检察院、被告人及辩护人同意的基础上,适用简化审方式审理。但100件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被告人认罪案件”中,属于后种情况的仅2件,明显偏少。

  (三)操作程序上存在的问题

  1、告知“法律后果” 不规范。《意见》第四条和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在开庭审理案件前向被告人讲明有关的法律规定、认罪和适用《意见》审理可能导致的法律后果,以确认被告人自愿同意适用《意见》审理,并在开庭审理时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再次核实被告人是否自愿认罪、是否同意适用《意见》进行审理、是否知悉认罪可能导致的法律后果。对此,目前我院的操作步骤是:开庭审理前法警在送达起诉书时向被告人作如下证询“你对检察院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有何异议?”、“本案适用普通程序简易审,你有何异议?” 开庭审理时审判人员再按法条规定进行核实。显然,开庭审理前的告知和征询内容与《意见》要求是有较大差距的,会影响被告人准确表达自己的意见。

  2、缺少庭前证据展示环节。《意见》第七条规定:简化审的案件对被告人的讯问或发问可简化或省略,对控辩双方无异议的证据可仅就证据名称和所说明的事项作出说明。目的主要是为了缩短庭审时间。而要确定控辩双方对哪些证据有异议、对哪些证据无异议,前提必须是双方都知悉证据的具体内容,否则便无从确定。但我院目前简化审案件对该方面的操作过程是:起诉书罗列了据以支持起诉认定事实的证据名称,庭审时公诉人举证中仅就证据名称和所说明的事项作出说明,之后法庭即要求被告人对公诉人所举证据有无异议进行表态。显然如此做法缺少了一个让被告人知悉证据具体内容的环节即庭前证据展示环节,是与《意见》精神不符的。

  (四)酌情从轻的把握上存在的问题

  简化审的本质是简化审理过程,提高诉讼效率,节省诉讼资源。前提是被告人自愿认罪,代价是被告人自愿的牺牲和放弃一定的可以省略的诉讼权利和程序,“交换的条件”是从轻处罚。但是究竟轻到什么程度?从规定上看就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如果对这一问题认识不统一,从轻幅度过小或者和正常处理差异不大,直接导致的结果是简化审被告人上诉,体现不出简化审的量刑优势和简化审节约诉讼资源的价值。从轻幅度过大,则有放纵犯罪之嫌甚至导致公诉机关抗诉的后果。从查案情况看,审判人员对“酌情予以从轻”的把握上存在着认识不一致的情况,有2件适用简化审的盗窃案件犯罪数额、情节及认罪情况基本一样,刑期却相差达半年,影响了简化审的效果。

  (五)宣判时限上存在的问题

  主要是当庭宣判率还不够高。《意见》明确要求,对于适用普通程序简化审的案件一般应当庭宣判。当庭宣判是缩短审限、加强庭审认证能力、提高当庭裁判能力的一个重要标志。除应当恢复普通程序审理或在犯罪事实以外的其它情节等方面需要调查和复查的原因外,其余案件均应当庭宣判。 但100件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被告人认罪案件”的当庭宣判率仅83%。主要原因是审判人员未能及时转变思想观念,不敢当庭认证,没有形成内心确信。

  三、意见和建议

  (一)认真学习、深刻领会《意见》条文和精神实质,准确把握《意见》的制定意图,熟练掌握《意见》第二条中“其他不宜适用本意见审理的案件”的内容,最大限度地规范适用范围,发挥《意见》在提高效率、确保公正方面的积极作用。同时,要发挥审判人员的主观能动性,对符合适用简化审条件但检察机关没有建议的案件要在征求意见的基础上积极适用简化审。

  (二)规范 “法律后果” 的告知 。可由院里制订统一的《法律后果告知书》,在送达起诉书时一并送达,内容应简单、明了、正确、真实。还可与看守所联系,在看守所的有线广播中介绍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法律规定,让被告人多方面了解简化审知识,作出正确的选择。

  (三)建立庭前证据展示制度。严格地讲,庭前证据展示制度,是指控辩双方在审判人员主持下对涉案主要证据进行展示,控方、辨方、被告人及审判人员都要到场,其实质是把要在庭审部分进行的举证、质证、认证程序提前到庭前。限于我院审判力量严重不足的现状,目前无法这样做,但可让法警在送达起诉书时,将起诉书罗列的据以支持起诉认定事实的证据展示给被告人看,由被告人作出对证据是否有异议的表态,以便庭审时分别情况进行举证和质证。

  (四)统一酌情从轻幅度。简化审案件的从轻幅度应当大于一般认罪态度较好的酌情从轻幅度。一般没有法定减轻情节的情况,适用简化审的酌情情节可以考虑从轻到幅度内最低刑或者接近最低刑;有从重情节的不宜判处幅度内最低刑;具备了法定的可以和应当减轻的情节,如自首、立功、中止、未遂、预备、从犯、胁从犯、未成年人犯、限定责任能力人等情况,一般应当减轻处罚,在幅度刑以下量刑;具备多个从轻减轻处罚情节的,要结合案情,也不排除可以在减轻处罚中处以下一幅度的最低刑。总之,要在法定的幅度内充分考虑案件的综合因素,体现出简化审的政策性,同时也不能忽视从重处罚情节。

  (五)提高当庭宣判率。审判人员应解除对“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顾虑,尊重控辩双方对实体权利的处分,依据控辩双方当庭认可的事实形成内心确信,直接作出判决。上下级法院之间亦应确立相应的审判监督机制。

  作者简介:任又飞,大学学历,1961年11月4日出生,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刑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

  联系电话:13777854731,(0571)82665155

  通讯地址:杭州市萧山区金城路477号萧山区人民法院办公室李志芬收

 
最高人民法院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萧山区政府门户网站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